赵今麦:结束“循环”才是“开端”

2022年8月17日 0 Comments

  严格来说,赵今麦还未满20岁,但已经出道12年,有了22部作品。她在角色中成长,也在角色中蜕变。演戏太早,她不可避免地“本色出演”,是女儿、同学、别人家的孩子,但这个被观众看着长大的童星,已经从儿童剧、家庭剧的角色中跳脱出来,开始挑大梁。从年初爆火的《开端》,到最近热播的《少年派2》,赵今麦希望自己成为敢于尝试的人,“这是我喜欢的事,也是我探索世界的开始。”

  赵今麦的童年时光都在沈阳度过,除了拍戏她的生活与普通孩子并无二致,“每天都很幸福,过得特别快乐。”

  “在无数次循环的对话中,最多的就是这句台词,但每一次的状态都不同。急迫、崩塌和背叛的绝望”,当面对无限接近的未来时,崩塌在某种意义上对赵今麦而言也是重塑。

  《开端》故事里的赵今麦扮演大学生李诗情,在乘公交车去往图书馆的路上,意外陷入一场“怎么做才能拯救一车人性命”的循环。这绝非是个完美的超现实故事,角色也没有刻意讨巧。只是在面对生命与希望的无助时,李诗情借赵今麦的口,将故事中的失落与迷茫,冲撞与突破,做了鲜活表述。

  李诗情的角色并不是完全剧本的产出。为了更好理解角色,她下足了功夫,“最开始就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好剧本、好团队。后来看了原著才一点点发现李诗情性格中很闪光的部分,比如被刺喉以后的绝望,绝望之后还要选择去救那些人。不在那个情境中可能不理解,但因为我是她,我就明白,如果循环结束后只有她自己活下来了,她无法接受自己有那个机会却放弃了。我觉得这是她身上非常可贵的一点。”

  阶段性的杀青后,演员们一起和各自的角色告别——又重新回到了“上车下车”的循环中。

  “剧中有几个闪回的镜头,当时车上换了批乘客,一瞬间大家都离开了,总有一种物是人非与怅然若失的感觉”,赵今麦说。

  《开端》的爆火,对观众带来了惊喜,也在循环之外打开了赵今麦的新开端。但她也不急躁,“对我来说,不太有轻重缓急的概念。尽量达到我能达到的最好,努力了、尽力了我就问心无愧了。”

  作品的好坏,决定流量的多少。作品是基础,对赵今麦而言,只有好的作品,才能得到大家的喜爱与认可,才能获取所谓的流量。

  在《开端》之前,赵今麦给人的印象,是童星,是综艺节目中“话不多、人很乖”的小萌妹,是青春偶像剧中的小可爱。现在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看着长大”的童星,已经从儿童剧、家庭剧中的配角身份中跳脱出来,挑起了大梁。

  年轻人的机敏与灵气在某一刻显现。是否要把表演作为一生的事业,对19岁女孩来说,或许有些过早。但赵今麦确认:“这是我喜欢的事,也是我探索世界的开始。”

  “演员这条道路,任重而道远,我希望自己能成为敢于尝试的人,在面对不同的角色的时候,都有敢于尝试的勇气与决心”,事业如此,生活里赵今麦也同样抱持着类似的态度面对自己。

  “我特别喜欢星空或是宇宙这种充满神秘与未知的东西,演员这个职业的背后就是有无限的可能,而且世界上有无限种类型的人,对我来说无限是既神秘又充满希望的词汇”,聊到这时候,赵今麦卸去了浓妆,换上了卡通T恤和浅蓝色的牛仔裤,少了些拘谨。

  时间倒回2020年——赵今麦进入中央戏剧学院的第一天,因为疫情,母亲只能目送女儿走进校园。18岁的她自己拿着一堆行李,独自踏上人生新阶段的未知旅程。

  在中戏的短短一年内,原本单纯的直觉逐渐构建起了属于赵今麦的个性,她开始思考自己的“表演方法论”。

  “最初开始演戏,是要保持本色,要用体验去演绎角色,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本色出演终归只是暂时,作为演员,面对挑战是必然的,10多年下来,赵今麦开始对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试图打破(本色出演)这个东西,这一次是这样准备的,那么下一次就会换另一种。如果不对,马上调整。我得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表演方式。”演戏是实验与探索,是险途,也是冒险者的乐园。

  赵今麦的家人中并没有从事演艺行业的,但父母却给了她足够的包容与支持,让赵今麦踏上了演艺之路。

  当演员塑造角色时,往往都需要释放出自己的天性。8岁前,赵今麦内向少言,但当她学着变为一名演员后,随着表演角色的不断的突破与成长,也让她改变了不少。

  《少年派》中的林妙妙是一个外向活泼的女孩,当赵今麦成为那个角色后,赵今麦内心深处的个性被放大,人也开朗乐观许多,就像是匠人与艺术品之间的关系,彼此成就,彼此塑造。

  “赵今麦不是赵今麦,她身上有许多人的影子,有林妙妙的,也有韩朵朵的,也会是陷入循环的大学生李诗情”,她说。

  但被解读是表演者无法逃避的现实,尽管这些暂时并未给赵今麦带来困扰,“我觉得你演的是一个人,是人就没有非常完美的,每个人对这个人的看法也都不一样。演一个角色的时候,你就是站在她的角度去理解她。外界对你的评判,就是评判这个角色而已。”

  “对我来说,不太有轻重缓急的概念,也不太去想结果。尽量达到我能达到的最好,努力了尽力了我就问心无愧了。”

  12岁,赵今麦迎来了人生第一部为人熟知的作品:“巴啦啦小魔仙”系列作品。“凌美琪”厚重的假发头套、滑稽的魔法咒语、笨拙的动作,各种元素堆砌出了赵今麦在荧幕上第一个“出圈”角色。

  2016年《小别离》,赵今麦饰演了聪明懂事的“学霸”金琴琴,让她成为了别人家的小孩儿……

  “我没有改变,这是我的人生轨迹,我一直都是我,当我成长,承担的责任也会越来越多,成长中的一些感悟,可以跟角色互融,与角色一起成长。”

  每个孩子都曾幻想自己成为什么样的大人,我问赵今麦未来希望成为什么样的演员时。她并没有把问题“丢”回来,而是坚定地回答。

  “我小时候并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演员,有戏来找我,我就开心去演,我好像不会去主动争取一些角色。”

  “最喜欢的演员是胡歌和周迅。”赵今麦笑着说,“但我和他/她们还差很远。”

  赵今麦似乎对“童星”这个标签无感,她感谢观众对她曾经作品的认可,但对于“童星”却不敢妄自下判断,“我只是希望通过不断的努力,继续为观众呈现更好的作品。”

  表演没有相对论,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都会透露出自己人生的印记,只有客观看待,才能对自己的角色和表演状态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当我问道赵今麦第一次演戏时的感受,她说:“情绪可以感染。饰演我妈妈的演员,表演的特别的投入,在演戏的过程中,被她带着带着就哭了。”

  但赵今麦身上有一种秩序性,这与她一直坚持学业不无关系。八岁便混迹在剧组,请假回到学校后,仍是按部就班的学生。她将自己变成沙漏,自上而下地来回循环,像陀螺一样不停旋转,一边在剧组赶工,空余埋头赶作业,角色出挑,成绩也出色。

  一边拍戏一边学习已经成为了赵今麦的常态,如今在表演专业进修的机会更为难得。“家里人对于我尝试新事物的态度很包容,但也希望我能够有抽身的勇气与实力”,父母从小的言传身教,让赵今麦不至于丧失理性。

  “我作为演员的这条道路才刚开始呢”,拍摄《流浪地球》时与老戏骨们的对手戏,让赵今麦从前辈们的身上看到了作为演员的专业和专注。表演其实是一个探索自己的过程,是一份职业,也是一份追求。

  “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上限在哪儿”,说到这里,时间仿佛又回到了2020年的开学季。

  9月的清早,阳光从疏落的云层当中洒下,新鲜、直爽,还没混入杂质。赵今麦迎着阳光迈了进去,在毕业的尽头,她或许会回忆起那个夏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