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至9月武汉交通事故中六成因电动车违法

2022年8月11日 0 Comments

  昨日,市交管部门公布一组数据,在1至9月全市所有的交通事故中,有六成是因为电动车交通违法造成。其中,涉及伤人和死亡以上交通事故中,有两成因电动车而致。1至9月,电动车伤人及死亡事故680次,造成760人受伤,22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407786元。

  4月21日14时15分,沈某驾驶车牌为鄂AXN69*的小轿车,沿武昌临江大道由南向北行驶至中华路口,遇洪某驾驶电动车因闯红灯和违法载人而相撞,电动车上乘客受重伤,治疗费用高达6万余元。交警对此次事故的责任划分为:电动车驾驶员洪某负主要责任,小轿车驾驶员沈某负次要责任。

  7月2日中午11时43分,一辆水泥搅拌车沿姑嫂树路由南向北行至常青三路,准备右转驶上后湖大道。转弯时,突遇一辆载着2人的电动车横穿道路,电动车上2名男子被撞倒在地,头部被搅拌车轮碾压后当场死亡。

  交管部门称,电动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尤其是重大交通事故的概率远远大于普通非机动车和机动车。而当电动车交通违法时,其自身隐患更加突出,发生事故的概率也成倍增长,给驾驶人员自身也埋下致命的威胁。

  我市完成超标电动车牌照办理工作近一个月了,电动车挂牌上路,车主骑行是否受到管理约束?记者连续两天三镇街头多路踏访,发现电动车逆行、载人、闯红灯等交通违法行为仍然比比皆是,触目惊心。

  昨日中午2时,一个交通平峰时段。记者来到汉口京汉大道友谊路口,站在附近轻轨站上俯瞰电动车交通状况。

  不时有载人电动车、甚至同时载3人的电动车,从路口横穿;京汉大道自东向西,明明标有非机动车道,但10余辆电动车等候红绿灯时,偏偏不停在非机动车道内,而是堵在机动车前的人行横道上;4辆非机动车竟然霸道地横在路口中央,旁若无车;自西向东的10余辆电动车,看见其中一名“带头大哥”闯行红灯,纷纷跟上。

  前日上午8时许,正值上班早高峰,唐家墩路天桥附近的十字路口是此处重要交通枢纽,此时车辆行进缓慢。“越是车多,违规的电动车还越多。”在旁边摆早点摊的刘伟强大爷介绍,每天早上6时就开始摆摊,“上班的人都赶时间,从7时开始,逆行的、违规上机动车道赶路的、超载带人的电动车就多了。”

  青山建设一路天桥十字路口附近也存在类似现象。昨日下午5时30分,一名三十出头的女士骑电动车接孩子放学回家,等不及天桥下的绿灯亮起就径直横穿马路,完全不顾疾驰的车流。被问及为何不遵守交通规则时,该女士答道:“大家都这么过,我一个人等着那不是浪费时间!”

  观察发现,越是十字路口、交通枢纽等人流、车流密集处,电动车违规现象越严重。

  昨日街头随机采访市民和司机,一提起电动车乱穿乱闯等交通违法行为,人人摇头称电动车“烦死人”。家住硚口的张师傅更是大吐苦水:他的爱车10天内竟然被电动车撞了3次。

  10月11日下午5时左右,张先生在武昌张之洞路首义路口,靠首义路一侧将车子刚停好。一辆电动机突然从车尾窜出,左拐驶入机动车道。几乎同时,后方一辆小轿车驶来,电动车紧急避让,将张先生车尾擦伤。张先生到车尾查看车辆受损程度时,电动车趁机一溜跑掉。

  15日下午4时许,张先生在汉口京汉大道从东向西行驶至友谊路口等红绿灯,一辆电动车由南向北横穿人行道,车主一边骑行,一边打电话,由于方向未把握好,撞上张先生车辆引擎盖左前侧。

  车子刚修好才两天,20日上午8时30分许,张先生驾车从翠微路准备进入归元寺,右侧翠微横路上一辆“的士”已按规避让,谁知从“的士”后面冲出一辆电动车,急速撞上张先生车辆右侧前保险杠。所幸电动车主未受伤。

  10天内3次遭电动车擦撞,张先生现在看见电动车在机动车道非法行驶,就多加一份小心:“电动车,惹不起。”

  电动车交通违法为何大量上演?不少电动车主接受采访时直言,因为图方便,而且违规也几乎不受什么处罚。交管部门也坦承,电动车违法成本过低是其频频违法主因。

  硚通大队邓警官介绍,一次在解放大道航空路立交桥附近拦下一辆载人电动车,车主竟气哄哄地掏出两张10元人民币扔向他:“不就是罚20元吗?给你!”邓警官当时一脸尴尬,“好像违法的是我自己。”

  根据我市有关法规,电动车一般交通违法行为,比如载人、闯红灯、逆行等,都处以罚款20元。交管部门介绍,尽管电动车现在已经上牌,但电子警察对他们的违法行为不能监控;违法成本过低导致电动车大量违法。

  此外,由于电动自行车属于非机动车,驾驶人不需要申请驾驶资格。因为没有任何“门槛”限制,大量电动车驾驶人没有经过系统的交通法规学习,交通法规知识匮乏,安全意识淡薄。

  中国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6月率先在汉推出电动自行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至今,江城乏人问津。

  6月20日起我市为电动车上牌,险企同步推出电动车“三责险”,但保险销售情况一直不理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保财险人士坦言,销售第一个月,业绩比预想差。“全市当月上牌的30万多辆电动车中,仅有4000多辆投保,投保率不足2%。”

  一年缴费60元,最高可获赔5万元。电动车三责险可转嫁事故风险和经济赔偿责任,为何无法获得青睐?“电动车容易被盗,要是花几十块可以被盗赔偿,我乐意接受。”家住光谷的龚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家住4楼,为了防盗,他每天要把电动车搬上搬下。他认为,“骑电动车一般不会出什么大事,买保险花冤枉钱。”

  业内人士认为,有龚先生这样想法的车主属大多数。从保险需求看,排在首位的是车辆被盗问题,第二位是自身的行车安全,第三位才是对他人的人身伤害。因此,不少电动车车主首先关注的是电动车盗抢险,而对他人赔付的“三责险”兴趣不大。

  有专家认为,险种遇冷原因还包括赔付责任难界定,电动车事故多发生在小街小巷中,保险公司很难在第一时间赶赴第一现场检查,而事故中是不是电动车造成的伤害也很难界定,影响理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