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潜艇博弈:美国打的是什么算盘?

2022年10月24日 0 Comments

按照美国“印太战略”的最新构想,在未来几年里,美国将构建起以印太地区为支点的全球霸权体系,并借助美日印澳、美英澳等多边安全机制,进一步强化军事威慑能力。

美国与盟友之间的合作模式也将从之前的“安全保护”逐步过渡到“能力提升”,以便共同抵御“外来威胁”。

作为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成员之一,澳大利亚长期以来始终坚持紧跟美国步伐,希望能以较低的成本获得安全保证,维持其在本地区的地位。

为服务于美国的“印太战略”,澳大利亚自2006 年起,就开始花费重金购买F-35 战斗机、“全球鹰”无人机和 M1 坦克等先进武器,在让美国人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也大大提升了自己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

2021年9月,澳大利亚突然对外宣布放弃此前与法国签署的价值560亿欧元的常规动力潜艇订单,转而与美英两国进行核潜艇方面的合作。

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在全球掀起了轩然。要知道,这笔交易的变更不仅涉及到巨大的资金量,还深刻影响着法澳与法美之间的关系,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澳大利亚在潜艇合作上改换门庭固然有法方多次拖延工期的因素,但美国人在背后的所作所为也绝对不容忽视。

可以说,澳大利亚此举相当于给美国人递交了一份“保证书”,显现出其积极投身美国“印太战略”的意愿与姿态。而美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澳方提供核潜艇技术,也表明了澳大利亚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盟友。

澳大利亚潜艇部队最早成立于1914年,目前仅拥有6艘快到寿命期的“柯林斯”级常规动力潜艇在役。

其实早在2007年底,澳大利亚政府就开始寻求一款航程更远、自持力更长的新型潜艇替代已垂垂老矣的“柯林斯”级潜艇。

2016年4月,法国的“短鳍梭鱼”级常规潜艇从德国的216型、日本的“苍龙”级中脱颖而出,受得了澳大利亚政府的青睐。

法国海军造舰局和泰利斯集团联合推出的这款“短鳍梭鱼”级潜艇是法国海军新一代“梭鱼”级攻击型核潜艇的常规动力版本。

该艇排水量为4500吨,安装有AIP(不依赖空气推进)动力系统和泵喷式推进系统,并使用了最新的静音技术与声纳系统,综合性能十分先进。

据悉,法国将为澳大利亚提供与该艇相关的技术转让,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工程量会在澳大利亚本土完成。

2018年年底,新潜艇被澳方命名为“攻击”级,按照原计划将从2023年开始在阿德莱德的ASC奥斯本造船厂建造,2030年左右开始服役。

这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国防订单,同时也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执政之后最大的政绩之一。如果双方能合作成功,不仅可以大大提升澳大利亚的水下力量,澳法关系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然而,这个看似板上钉钉的合作却在即将果熟蒂落之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澳大利亚政府先是在几乎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宣布取消和法国的潜艇交易,紧接着便与美英两国共同成立了所谓的AUKUS联盟,并开始了核潜艇方面的合作。

高举维持印太地区和平稳定旗号的AUKUS联盟由澳大利亚(Australia)、英国(the United Kingdom)和美国(the United States)的英文缩写组合而成,有时也被译为“澳英美联盟”,说白了就是一个以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为核心的小圈子。

根据AUKUS相关协议,英美两国将帮助澳大利亚获得8艘核动力攻击型潜艇。除了共同开发核潜艇外,该联盟的合作内容还包括网络战、人工智能、量子技术等。

此外,美国海军核动力潜艇部队也将获准进驻澳大利亚珀斯的皇家斯特林海军基地。据悉,澳大利亚今后还计划在东海岸更远的地方建造新的潜艇基地,为美军和英军核潜艇的短期访问与长期驻留提供服务。

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拥有核潜艇可以大大提高自身的国际地位,从加拿大、意大利、韩国等美国传统盟友中脱颖而出,对周边国家形成水下优势。

而核潜艇上所搭载的“战斧”巡航导弹也可赋予澳大利亚梦寐以求的远程打击能力,威慑范围从大洋洲一下子扩大到了东南亚区域。美英澳三国在AUKUS框架下达成核潜艇交易,其所引发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首先是导致了法美之间的外交危机。法澳潜艇合同夭折之后,怒火中烧的法国政府先是召回了驻美大使,之后又呼吁欧盟推迟与澳大利亚进行贸易协定的谈判。

虽然从后来法美双方的表态来看,此次潜艇风波不至于让两国彻底撕破脸,但所造成的裂痕却不是短时期内可以弥合的。

核潜艇是一种具有战略军事价值的装备,远远超出了一般国家的国防需要,是标准的进攻性武器。相对于常规潜艇,核潜艇具有航速更快、续航能力更强,隐蔽性更好等特点。

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曾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一旦澳大利亚海军装备了核动力攻击型核潜艇,其活动范围可直达印度尼西亚岛链北部,而且能够在南海区域连续潜航77天,大大超过了常规动力潜艇的持续巡逻时间。

不过,澳大利亚要想获得核潜艇也没那么容易,首先要做的就是在美英两国众多潜艇中进行型号选择。

目前美国现役攻击型潜艇中,“洛杉矶”级和“海狼”级都已停产,因此美国能为澳大利亚提供的只有最新的“弗吉尼亚”级。“弗吉尼亚”级潜艇自1999年首艇开建以来始终在不断改进和升级当中。

从时间节点上来看,澳大利亚或许能在2035年,也就是在与法国先前签订的协议日期拿到第五批次的“弗吉尼亚”级潜艇。

该批次潜艇的特点是加装了弗吉尼亚载荷模块(VPM),纵列配备有4具可更换的VPT多联装通用发射管,每具VPT除了可携带7枚“战斧”巡航导弹外,还能携带包括“蓝鳍金枪鱼-21”一类的小型水下航行器(AUV)。

可以说,除了美国人自家的“海浪”级外,“弗吉尼亚”级在性能上不逊于全球任何一款攻击型核潜艇。除了“高大上”的美国货外,澳大利亚还有性能同样出色的英国货可以选。

英国皇家海军目前拥有“特拉法尔加”级和“机敏”级两款核动力攻击型核潜艇。后者为前者的继任者,因此技术上也更为先进。

“机敏”级攻击型核潜艇的舰体大致与“特拉法尔加”级类似,但在尺寸上略有增加,以搭载更强大的动力系统与更多武器。

该艇采用了先进的核反应堆技术和泵喷推进系统,在武器载荷、作战系统、通信系统、隐身能力等方面均位居全球同类潜艇前列。

虽然从综合作战能力上看,“机敏”级与“弗吉尼亚”级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对于澳大利亚来说,该艇的性能已经绝对够用了。

当然,除了这两款潜艇外,澳大利亚还可以参与英美下一代核动力攻击型核潜艇的研发。不过下一代潜艇的研发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澳大利亚最终会选择哪种型号入手,恐怕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见分晓。

核潜艇技术是高度敏感的技术,美国伙同英国向澳大利亚出售核潜艇,尤其是要出售丰度为90%的武器级高浓缩铀作为反应堆燃料,相当于带头违反了《核不扩散协议》,堪称是一着后果十分难料的险棋。

如果其它五常国家也如法炮制,取消核武器出口的禁令,极有可能会出现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连锁反应。其实,在澳大利亚之后,已经有多个国家对核潜艇展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其中就包括了韩国和日本。

从技术与地缘角度考量,核潜艇的出现意味着美国将澳大利亚与自己进一步绑定在了一起。

澳大利亚此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核潜艇,因此从核潜艇的日常维护到具体使用,澳方势必会十分依赖于美国。

而且依照美澳同盟关系,无论澳大利亚最终选择的是美国的核潜艇还是英国的核潜艇,其核潜艇部队很可能会在美国人需要的时候充当美第7舰队的先锋和炮灰。

美国积极介入印太地区事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抑制中国的崛起。目前美国海军的舰龄普遍较高,妥善率持续下降,各种事故频发,现在突然多了个自带“干粮”的帮手,又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通过此次核潜艇项目的合作,美国还有望获得在澳大利亚常驻核潜艇的机会,这对于需要迫切掌控印太局势的美国来说无疑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不过,美澳英三国这种搞小圈子,树假想敌的做法,最终只会加剧地区紧张局势,无助于矛盾与纠纷的解决。

包括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在内的亚太国家已纷纷对澳大利亚核潜艇项目表示关切和谴责,认为澳方此举是在破坏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引发连锁式核军备竞赛。

如此看来,澳大利亚购买核潜艇,非但无法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反而还成为了本地区的众矢之的,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