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水晶宫、巴黎圣母院等16座传世建筑隐藏了什么秘密?

2022年10月4日 0 Comments

每座传世建筑背后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它寄托了建造者的梦想和希望。人类既是建筑的缔造者,同时也为建筑所改变。建筑一经建造,便拥有了自己的命运。它们承接了人类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见证了历史的纵横捭阖、帝王将相成王败寇。

从秦朝的阿房宫,到西汉的长乐宫、唐朝的大明宫、清朝的圆明园,再到2019年的巴黎圣母院,这些建筑的损毁,让很多人唏嘘不已。

一座建筑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的情感波动,是因为里面倾注了很多人的信仰和希望,那是精神支柱。

如果把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传世建筑中的故事串起来,就是一部恢宏的建筑编年史。为了让人们了解、喜爱这些建筑,英国的建筑学家帕特里克·狄龙与英国剖面图大师联手制作了《建筑的故事》,打造出了一本建筑的视觉盛宴。

文字作者帕特里克·狄龙,曾获得过普利策奖。专门为儿童写过一本《英国的故事》,口碑极高。插画作者斯蒂芬·比斯蒂,英国知名手绘插画家,据说他画画不用尺,每一张图都是他一笔一笔画下来的,曾荣获1993年最佳绘本,及2004年英国儿童文学图书大奖。

左赛尔法老是所有埃及统治者中最为伟大的一位,他把王国的疆域从非洲拓展到阿拉伯一带,他的人民奉他为神明。

但就是这样一个厉害的人,依然逃不过生老病死,在他晚年的时候,内心越来越恐惧,他不是恐惧死而是恐惧死后没人记得他。

但这根本不能宽慰左赛尔的心,直到有一天夜里,无法入睡的左赛尔走到了沙漠里,看到了绵延不绝的群山,灵光一现。

他决定为自己建造一座石头陵墓,像山一样不会死亡,像岩石一样不会粉碎,这样每当人们看到这座建筑,就会记起他的名字,他将永垂不朽!

他的大臣伊姆霍特普立即开始训练泥瓦匠,教他们把石头表面打磨光滑,然后砌在一起,组成一个平整的墙体,建好一个方形石台作为陵墓的基座后,再继续在上面建造一个小型的方形石台,一层一层,直至如大山一样耸立在天空下。

左赛尔还要在金字塔的周围建一座神庙,神庙的墙壁要和金字塔一样光滑,还要有凹槽雕饰,这样阳光照在上面,就会投下阴影。神庙的入口在正中央,其他开口对称的分布在其两侧,神庙很高大,只能用巨大的石柱支撑屋顶。

费时费力的金字塔和神庙建成后,左赛尔得偿所愿的被安放了进去,随后墓室大门被封上。

经过了几千年的风沙侵蚀,王朝更迭,塞加拉的左赛尔金字塔并未坍塌,依然像一座大山一样耸立,守护着埃及的法老。

能承受几千年的风沙而不倒,足以说明金字塔建造之优秀,斯蒂芬·比斯蒂运用自己高超的手绘,让我们看到了金字塔的详细建筑全景,清晰到楼梯几阶,柱子几根,不仅是成年人,小孩子恐怕都会沉迷其中。

1851年,英国统治着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非洲的众多殖民地,为了展示大英帝国的辉煌,维多利亚女王和他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以及发明家亨利·科尔决定举办一次博览会。

地点选在了伦敦海德公园,宣布举办设计展览厅的比赛,当时很多建筑师都提交了他们的设计图,但是因为材质都是石料,建设费时,拆除麻烦,女王一直犹豫不决。

后来一名园艺师,约瑟夫·帕克斯顿,提出一种建造温室的新方法,用相同规格的玻璃板搭建展览厅。

展览厅用到了30万张玻璃板,由铁路运输到伦敦,有两千名工人把铁柱组装好,把玻璃板吊起来,再用木条进行固定,终于在展览会开幕前建造完成。

阳光下的展览大厅,闪闪发光,后来便称作“水晶宫”,它非常的高大,很多树木都被罩在屋顶之下,也很长,一望无际,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参观了万国工业博览会,对水晶宫印象深刻。

因为水晶宫是一种全新的建筑类型,由金属和玻璃打造而成,和传统的砖木石块完全不同,是一种全新的设计理念。

可惜的是,在1936年水晶宫被焚毁,当时伦敦出动了一半的人力物力,89辆消防车和400名消防员,依然没有扑灭大火,很是可惜。

1163年的法国塞纳河上的小岛,莫里斯主教正在督促工人加速拆除大教堂,很多人都发出抗议,但是莫里斯主教说,他是在执行上帝的命令,因为这个教堂太大了,与周围的房子格格不入。

莫里斯主教是个有钱人,他花钱请来了法国最好的石匠、木匠和油漆工,随着进程的加快,很多市民也自发加入到其中,石匠敲打石块,艺术家为玻璃画上彩绘。

大教堂的体量巨大,需要许多年才能完成,石匠老了就传承给自己的子孙,以至于莫里斯主教也去世多年,大教堂才完成,巴黎人才见到莫里斯主教的梦中幻境。

圣母院像一座平原上的山峰,耸立在城市里,人们在距离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青铜钟声的声音,进入大教堂,仿佛踏入另一个世界。

巴黎圣母院和老式的罗马式教堂类似,但尖顶和尖拱让它显得更高挑和轻盈,彩绘玻璃窗也为室内带来了充足的阳光。

林语堂说过:“最好的建筑是这样的,我们深处在其中,却不知道自然在那里终了,艺术在那里开始”。

其实,无论是金字塔、水晶宫还是巴黎圣母院,都表达了人们在文化上的追求,追求什么,建筑就表达出了什么。再加上精湛的工艺,繁复而优雅,难以企及,所以历久弥新。

勒·柯布西耶说:“建筑,这是最高的艺术,它达到了柏拉图式的崇高、数学的规律、哲学的思想、由动情的协调产生的和谐之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