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黄轩:现在期待看似平淡却能互相依偎的爱情

2022年10月1日 0 Comments

12月20日,冯小刚导演的电影《只有芸知道》上映。近日,在电影里饰演男主角隋东风的演员黄轩接受了网易娱乐的专访。谈到怎样接下这部电影,黄轩说冯小刚打电话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是他们认识的朋友,张述先生的故事。听完他已经热泪盈眶,冯小刚说:“你有兴趣演吗?”黄轩欣然答应:“我太想演了。”究其原因,也许不仅是被这个真实的故事打动,也有他本人对生离死别的感悟,对生命的无常,和对无常的接受,都让黄轩感慨万千。

为了这部戏,他去中餐厅打工半个月,学了两个月长笛和英语,可谓练出一身本领。拍摄期间他还连续20多天提前3小时早起化老年妆,带妆一拍就是一天。虽然很苦,但他对电影和原型里的爱情仍然非常感动和向往,“像港湾一样,看似平淡,但是互相依偎,能够互相陪伴,让你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很踏实的感情。”他说,“我非常期待能有这样的爱情。”

接下电影后,黄轩开始为角色做准备,“因为电影里要吹长笛,我不会吹长笛;要讲英文,我也没用英文演过戏,也没有留过学,或者是在国外生活过;还有就是要做饭,他们开的是中餐厅嘛。”虽然在电影里,黄轩做饭炒菜的镜头没有几个,但在拍摄之前,黄轩就提前半个月到达新西兰,找了个中餐厅打工,冯小刚还给他列了个菜单:宫保鸡丁、咕咾肉、春卷、包饺子等等,“每天像上班一样,在中餐厅后厨,那个厨师就教我颠锅、颠勺,练这个手臂,然后就炒米炒什么,再练切菜,再练做饭。”黄轩对于这项任务的理解是,不仅要学会,还要练得非常熟练,“我是一个大厨,什么东西放在哪里,这边点餐,单子一摘,材料在什么地方,锅端起来,火苗燃起来,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自然,就是你的技术要非常的熟练,不能说像刚学做饭那样,所以我每天都练习颠锅,练完颠锅就练导演给我的菜单,特别需要臂力。”

开机前,冯小刚来找黄轩验收“成果”,黄轩回忆道:“有好几个晚餐,导演来餐厅,我就说导演你点菜吧,导演说你给我来一个宫保鸡丁,给我炒一个土豆丝,给我弄一个咕咾肉,我说得勒,然后进去咔咔咔给他弄,然后导演就吃了我们这个做的菜,说你是专业啊!”

黄轩说自己平时自己在家就会做两个菜:“以前我在广州也呆过嘛,也会煲汤啊,做一些清蒸的食物,炒一些蔬菜,这些都会做。现在我家里有一个小锅,拿起来特别的轻松,我拿起锅就颠锅,忒专业。”只是现在他很忙,就很少下厨,“但是我是喜欢做菜的”。

《芸知道》里男主角隋东风和女主角罗芸初次见面时,隋东风在花园里吹长笛,场面特别温暖。但其实黄轩本人完全不会吹长笛,要演一个以前是吹长笛的人,他下决心让自己不能太露怯:“所以开拍前头两个月,我就找了一个长笛老师,那时候我还在上海拍戏,白天我拍戏,每天晚上这个老师就来到我住的酒店教我吹长笛。”电影里隋东风吹的曲子是一首间奏曲,“其实应该是专业的人来吹的一段,我勉强把这一段拿下来了,当然没有吹得那么好听,但是整个的那个状态,指法,包括松弛的那个程度,按键的所有的音啊,都是准确的。”

还有一个难点就是这个角色需要说英文台词,黄轩说:“英文我会说,但说得没有那么好,说到能演电影的标准。所以我当时也是提前两个月请了一个美国老师,让他每天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用英文跟我对话,给我制造一种语境。”正式拍摄的时候,黄轩也没带助理,只带着这个老师跟他英文交流,“以至于到最后我说英文台词的时候不会说得那么刻意,反而能轻轻松松地说出这些台词”。

拍摄前期的准备固然繁杂,这次从年轻演到中老年,黄轩还需要化老年妆。他坦言化这个妆很辛苦:“因为这个妆在脸上贴完这个皮就要3个小时,比如导演希望我能早上7点出发,8点到现场实拍,那就意味着我三点多就要坐到化妆间。而且贴这个皮还不能睡觉,因为它得按照你脸上的纹路来,如果纹路没有贴准,你一做表情,那个皮就开了。所以凌晨3点多,让你在外面走着都困,还要开始化妆,坐在化妆间里特别困又不能睡,眼睛真的恨不得支一个火柴棍在这。”特别困的时候,黄轩只能用意志力支撑着自己:“起来走一走,让自己精神一点,然后再坐到那里化,化到7点多就去现场,才开始一天的拍摄。”不仅化的时候难受,黄轩回忆当时皮贴在脸上是不透气的:“贴一整天,卸掉以后,皮肤就会非常过敏,有时候会起包,起痘痘什么的,那个是比较辛苦一点。”

这种日子拍了20多天,虽然导演体贴,会在中间插一个场景拍年轻的时候,让黄轩的皮肤缓一缓,但也非常辛苦:“因为这种妆只能连着化最多三天,超过三天,人的皮肤是受不了的。但我们最长试过连着拍七天,最后连特技化妆的老师也惊叹说,她化这么多年的的特技妆,也没有连着化过7天这种妆。”

这还多亏了徐帆“支招”,黄轩透露在拍摄之前,徐帆专门去当地的药店买了纯度很高的天然的芦荟胶送给他和杨采钰:“她再三嘱咐我说,轩、采钰你们每天卸了妆以后,一定要涂上厚厚一层在脸上,它会给你的皮肤起到很好的保护和恢复的作用,所以可能就是因为徐帆老师的芦荟胶,才让我们的皮肤撑到最后没出问题。”

戏里戏外,徐帆都对黄轩和杨采钰照顾有加。戏里,两人的红线就是由徐帆饰演的林太一手牵起,两人结婚喜宴也是和徐帆一起度过,徐帆的这场戏也看哭不少观众。回忆起这段戏的拍摄,黄轩说:“那场戏简直了,我觉得前一分钟大家还在笑,她一拍桌子大家都笑了,马上大家就流泪了,这正是老戏骨的功力呀,真的是太厉害了。”黄轩还透露那场戏拍摄前大家都喝了点酒,真酒,很多台词都是三人即兴演出,而且只拍了一条就过:“导演当时赶光,背景那个光要带密度,所以特别着急要拍这场,很多台词是我当时当下的一种感受,我是即兴说出来的,然后徐帆老师也都是跟着我们即兴来。那一条下来,大家都是意想不到,也很感动,导演也是流着眼泪出来的。”

接受采访时,黄轩表示自己已经看完了电影成片。问他看的时候有没有哭?他表示自己看之前还很自信,“有人问我要不要带纸巾,我说不用不用,自己拍的电影不用。然后讲到狗狗身体不好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然后就忍不住了”。

黄轩小时候也有养过宠物,那是一只小狗,黄轩说道:“那时我7、8岁,狗是别人送给我爸的。我们从这么小一只,养到了一岁多,它等于天天陪着我。那个时候我们家住在五楼,我只要放学走到一楼,那个狗在5楼就知道我回来,一直叫到我开门进去。但突然间我们一家要来广东了,那狗就带不过来,就要送人,当我知道这狗跟不到我们来广东的时候,我就每天在流眼泪,天天在想它,所以我能理解这个感受。”

他回忆看电影时自己一边坐着编剧,另一边坐着故事原型张述,大家都在抹眼泪:“后来工作人员就递了纸巾给我们,我们就一直在用纸巾在擦眼泪。也互相不好意思看对方,就觉得看到别人哭很尴尬,就假装都不出声也不看对方,只是默默地给对方递一张纸巾。”

说到电影里这种唯美真挚又纯粹的爱,黄轩觉得:“就是这种平平淡淡,但是里面两个人相互依偎,相互陪伴,然后真的像风和云一样分不开。你在哪,我就在哪,有你的生活,就是我要的生活。真的是这种,让人觉得尤其是在我们现在,现在我们开始一段感情,遇到一段感情或者是结束一段感情都很容易。但是像这样一段感情,第一眼看到就遇到了这一生最爱的人,或者是爱情里的全部,然后两个生命就这样交织在一起,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动人的。”

他也不禁向往这样的爱情:“我现在是希望能拥有。可能小一点的时候,我还憧憬某种偶像剧里的情节,轰轰烈烈,海誓山盟,浪漫唯美的,但是可能现在也是因为我个人的成长,加上我们的职业是每天都在外面跑,一年在家待不了几天,反而你特别期待一种能够看似平淡,但是互相依偎,能够互相陪伴,让你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很踏实的感情。有一个港湾一样的感觉。当有不安全感,有压力的时候,如果有这样一份感情,什么时候回到家里,看到这个人,通一个电话,视频一下,一切就会都安静下来,我非常期待这种感情。”

在电影里和现实中,男主角都失去了他的挚爱,黄轩也不禁为此感到遗憾:“哎呀真的是,你说什么都比不过一种命运,而且原型人物,张述先生和他的太太真的是非常好,两个人这么多年特别特别的恩爱,特别特别的好,互相理解,然后但就是有一个人就这样要先走,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在死亡面前,我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真的是,所以这也是让人特别让人揪心的地方。”他本人和杨采钰三次合作,这次也还是要分开,他却说:“其实这次我觉得不遗憾,其实这次他们俩在一起了,爱过,甚至还一直爱着,或者爱得更深了,命运暂时的把你们分开了,但是心还是在一起的,他们有过那么美妙的相遇,有过那么美妙的一段生活,有过那么美妙的两个人之间的相依相爱相依偎的这种经历,我觉得其实也挺好的了。因为并不是我们自己分开的,是不可抗拒的原因要我们暂时分开了,但是其实心依然的怀恋,就不遗憾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